当前位置:首页 > 参政议政 > 社情民意

国内外疫情下突破我国外贸出口危机难关的几点思考

来源:太阳娛乐城登录网站网站 http://www.mmzy.org.cn [大] [小] 2020-05-19

 

 

    受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导致的停工停产及疫情防控等综合影响,我国外贸进出口承压显著。2020年第一季度我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为6.57万亿元人民币,比去年同期下降6.4%,其中,出口3.33万亿元,下降11.4%:进口3.24万亿元,下降0.7%;贸易顺差983.3亿元,减少80.6%。在统筹推进疫情和经济社会发展的关键时期,3月29日习近平总书记到浙江考察首站就来到货物吞吐量世界第一大港宁波舟山港,并就化危为机促进我国出口货物出得去做出重要指示,为稳外贸稳市场提振信心。

客观分析我国外贸出口呈现的危机难关

    经贸需求侧急剧萎缩,行业景气度“危”。目前,我国外贸企业困难从前一阶段的返岗难、物流难、产业链配套难、订单履约难,转变为买家收货和付款风险上升、外需下降、资金链趋紧、接单困难等问题。以宁波为例,截止3月底,宁波商务局重点监测的911家外贸企业,就有30.3%遭遇订单取消的困境,日用品行业订单50.5%被取消,被迫延期订单高达74.1%。作为中国外贸环境方向标之一的宁波出口集装箱运价综合指数从1月3日1001.17点,快速下滑到4月3日的716.64点。外贸业务除日本、越南、墨西哥等极少数国家外,基本都已封闭。因产成品出口减少以及库存增加,备足的原料和完成的产品直接转为企业库存,港口也处于爆仓状态。企业面对前所未有的需求波动、客户流失、资金压力风险。

供应链中断风险加剧,企业运营成本“高”。经济全球化下的分工体系中,上下游供应链关联之密切前所未有。近年来,中间品贸易占总贸易的比重全球超过三分之二,中国超过50%。随着疫情进展,不仅我国贸易中间品和产品对外供给困难,韩、日、美、德、意等我国主要上游供给国供给也陷入困境。一是国家供应链安全导向加强,美国甚至接连发布《紧急状态法》《国防生产法案》要求一切物资保障需服从美国优先目标,二是进出境管制加强,多国港口、机场、边境陆路口岸关闭,多地区封城,三是交通管制加强,疫情导致海运班次减少,空运一仓难求,陆运效率不足,运费飙升。这些都增加了贸易成本和贸易壁垒,尤其是物流、仓储、检验检疫和清关等时间和费用成本上升。

资金链断裂频发,企业生存压力“重”。当前,外贸企业资金链只出不进,周转压力巨大。国内疫情管控期间企业有订单无工人,恢复生产后高价采购原材料并招募大量工人赶交订单,3月后国际疫情下订单取消、延迟甚至退回,货款回收慢、回收难,四五月份订单也急剧下降。同时,疫情还导致外汇市场波动加剧,换汇成本激增。在房租、工资、社保、水电、贷款等压力之下,尤其是工贸企业和劳动密集型企业,不得不裁员、降薪、停工乃至倒闭,前期千辛万苦包车抢工人,如今不得不千方百计包车再送回去。不少企业虽有设备、产品、发货单,但因资金问题交不出房租、发不出工资被迫贱卖设备、关停企业,各种信保纠纷、劳资纠纷增多,预计到五月份将更多。天眼查平台显示,从2月1日至4月1日,全国范围内注销/吊销的进出口外贸企业已经达到12396家,其中不乏知名大企业,注册资本高达195亿元的平潭综合实验区高月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也在其中。

科学应变推动外贸出口化危为机的思考

实施出口市场多元化策略。稳定现有外贸市场。继续千方百计稳外贸、稳订单,加强现有出口市场服务、提升出口产品价值。深化“一带一路”市场。以海外仓布局新外贸平台,改变原先“工贸一体化”企业轻资产、层层转销形式,如宁波发布“新十条”政策支持企业构建自有品牌+仓储全流通货物贸易流通体系。出口转内销。鼓励外贸企业贴牌做内销品牌的订单,加快海外标准与国内标准转换。如宁波与拼多多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共同推出“宁波优品·云购甬行”系列活动以破解外贸转内销难题,预计实现外贸转内销市场订单超200亿元。

鼓励贸易方式大胆创新。推进跨境电商。规模以上外贸企业积极推进网商平台,推进自有品牌、自建海外仓,实现低库存高周转,融入海外平台、拓展营销渠道,提高物流出口拼箱效率,线上线下加强对接,疫情期内从线下转到线上。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推动精准外贸。鼓励订单驱动的工业互联网交易模式,变线下展会为网上展会,精准对接供需双方,优化产业资源配置,增强产业聚集效应和竞争力。如宁波通过以订单驱动的全国性模具工业互联网云平台,提升模具企业信息化水平,推进“5G+互联网+智能制造”。借助直播带货的方式推广产品,在更多电商和社交平台进行产品销售快速转型。

增强供应链安全和效率。加强保持与现有贸易伙伴的沟通、协调合作,通过防疫物资、防疫用品出口支持合作伙伴所在区抗疫;有条件的企业转产防疫、抗疫物资,出口协助贸易伙伴共渡难关。利用好“中欧班列”以及沿线的海外仓,延伸转口贸易物流运输服务,通过扩大进口逐步解决“中欧班列”“去满回空”的问题。鼓励客机执行货运航班,“点对点”包机,运贸对接增加航空货运量。龙头外贸企业做大平台,推行本土产业之间的产品链对接,建立区域产业链上下游共同体。

加大财政金融政策支持力度。通过专项财政资金,加大对外贸企业提高出口信用保险扶持、支持企业融资、支持企业入驻线上平台开拓国内市场,如鼓励疫情期间中信保可以扩大范围和额度,一定时间段内延迟付款不影响外商信用。千方百计降低企业成本,在通关、税收、外汇、退税等方面予以便利,推出外贸企业厂房和租金减免优惠政策。精准施策,全力保障外贸企业物资生产的资金需求、设立专项贷款,帮助外贸企业渡过难关。

启动多部门综合应急管理机制。启动特殊时期企业纠纷应急处置机制。由各级党委政府牵头,金融办、银行、法院、公安、监察大队、商会、律师事务所等相关部门和单位联合组建企业纠纷处置办,对纠纷企业进行信用评定和综合处理,最大限度帮助企业活下去。如优质企业给予快速低息贷款、融资租赁等帮其度过生死劫,无法坚持企业通过淘宝拍卖等便捷方式帮助企业降低损失,分期安置好员工工资和赔偿金,协助解决就业调剂等。政府部门出台托底救助政策,帮助企业渡过难关。如给停工企业社保及个人减免一年,原贷款利息予以减免或缓交,银行参照防疫物资生产企业利率出台低利率贷款政策,给予房产及土地税延缓至明年交纳,减轻企业环评压力。金融机构不抽贷不断贷,疫情期按资产抵押贷款改信用贷款。银行、政府、保险共同参与设计供应链金融等产品为中小微企业提供贷款和融资。保险公司加大对出运险投保方式、保额保费、承保条件、时间限定等方面的产品设计和推广。行业协会做好抱团取暖、广大企业做好“生存为本”打算,迎接已经到来的巨大冲击。提供法律援助服务,加强外贸预警体系建设,鼓励企业开展贸易摩擦应诉,帮助企业解决疫情对贸易救助案件造成的困难。如帮助申请办理不可抗力相关事实性证明,研究融资、信保、出口退税、“不可抗拒”等国家扶持政策,减少市场不确定带来的冲击。

 

 

 

 

宁波市政协副秘书长、市工商联副主席、民盟宁波市委会副主委石兰

责任编辑:冯鹏飞

网站地图

太阳娛乐城登录网站